【评论】这个夏天,风起【巍澜】 ——网剧《镇魂》观剧有感

我给面面扎小辫儿:

我想我大概是没时间去剪MV了,因为生活和工作真的忙,忙里偷闲的时间全部用来追剧了,想的、念的、梦的、微博刷的、乐乎看的、B站遛的全是《镇魂》。沉迷又清醒,疯狂又理智,再看看多少不同时期疯过的太太们纷纷拿出“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狂欢劲头庆贺这场CP盛宴,难免心生感慨。


三月未半,风起时,莫负佳期。


一、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个人追剧的起始点比较晚,对小说作者唯一所知的作品是《默读》,还得感谢一位剪辑大手太太的安利。也就在网剧播出前半个月左右看到了两位男主的宣传剧照,当时停顿了一下,心说“欸?好像有点意思啊,这个Feel我喜。”


回望一下过去的心水历程,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从《圣斗士星矢》中的冰河、《美少女战士》中的夜礼服假面、《灌篮高手》中的流川枫、《网球王子》中的手冢国光、《陆小凤传奇》(小说)中的西门吹雪、《四大名捕》(小说)中的无情——这些钟爱的人物角色上就可以看出,我是一个尤爱“高处不胜寒”类型口味的人。


高冷、面瘫、正直以及一定程度的腹黑分分钟戳中萌点。眼镜儿更是高辨识度识别道具,所以对居老师饰演的沈巍这个形象一见顿生好感也是势所必然的啦。


常常看到有粉丝说某某人像某某人的话,也难怪如今网上流传“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我一般不太喜欢看到这样的话,毕竟从个体角度来说,你是你,我是我,风吹花开依旧是两朵。既然世间没有一模一样的人,那也就不必用谁来比拟谁的影子。营销这样做有营销的目的,但对被比较的人来说恐怕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难道我们一直所追寻的不是“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吗?


普通好看的居老师自有他自己的味道,像茶,需要慢品。另外,借助粉丝提升后回忆起瞄过一眼的《美人为馅》和《微微一笑很倾城》,个人觉得白宇小哥哥有胡子的样子要更好看也更有辨识度多了。


然而,细看了一下剧集说明,又不禁有点灰心,“网剧”、“改编”,这两个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几乎已经成为了所有原著党的梦魇,其中血泪,不提也罢。尤其是原作题材限制,在现有的网剧平均制作水平让人对剧本、美工、特效、剪辑方方面面都不敢放心的环境下,究竟能呈现出一个什么效果就更加不得而知了。


为了让自己心里有底,特意去看了原作,三番之后,非常绝望。故事是真精彩,人物是真有魅力,网剧是让人真怀疑。就在这种矛盾又纠结的心情里等来了播出。



  •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如果你没有看过原作,那么开场白是很莫名其妙的。如果你看过原著,开场白是让人觉得荒谬搞笑的。基因突变?喂喂,这是要拷贝变种人吗?原中文系转生物学沈教授,研究这个话题很让人担心你的发际线啊!


果不其然,随后出现的影子人,亮出了他金刚狼一样的利爪,迅速领便当退场。


所以,你看,我很能理解为什么各个圈子的大手们纷纷落水,除了核心人物的情感互动让我们看到了心中的终极之外,在这个剧的边边角角我们都能找到似曾相识的桥段。


基因变异、地星人让我们很容易联想到变种人、控水复仇让人很想要呼唤温家双煞、实验室是快乐星球……突然发现吐槽过的种种居然已经记不清了,关于剧情的回忆仿如大庆被失忆,记得清清楚楚的只有沈巍的眼神和赵云澜的微笑。


所以,这才真了不起。


《镇魂》的剧情,是我所追过的剧情下限之下。通常如果有一个剧的逻辑、架构、剧情、人物其中任何一点不能说服我继续看下去,必然会选择放弃。然而,离奇的就在这里,在里出外进的剧情线中总有那么一条会让你联想到原作。好吧,为了主角的颜值、为了沈巍和赵云澜“情投意合、肝胆相照”的兄弟之情、为了一旦接受了“我很坏很坏,有本事你来抓我呀”这个设定居然还挺可爱的阿杀、以及不可能更差了——我去,居然还可以这样的神奇剧情,我居然挺了下来。


《镇魂》,是本人继《白夜追凶》之后唯二充值打卡按时追剧、按时吐槽并产生了一大堆花花脑洞的剧,玩得还很快乐,真是奇也怪哉。



  • 谁让我的心弦鸣自你的指尖


我们到底在追寻什么?


关于人生、哲思,让我们为之而心动而疯魔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们怀着疑问,永不止步地前行究竟寻找的是什么?什么东西才能让你砰然心动,让你心甘情愿,无怨无悔、义无反顾?


沈巍的眼神告诉了我,对于他来说那个答案就是赵云澜,赵云澜的回馈也让我们倍觉安慰,好吧,他不是单相思。眼角眉梢,进退须臾就讲出了一个故事,补足了剧情和框架的缺陷,还呼应着被埋没的原著精髓。


《镇魂》就像和观众在玩一个名为“心有灵犀”的游戏,在逼仄的空间里用密码和暗号进行沟通,你知我知,心照不宣,会心一笑,默契相联。正应了那句“如果你认识当初的我,就会原谅现在的我”,充足的精神富氧让观众理解体谅了这份为难,并且愉快的玩耍起来。


对于屏幕前狂打666,高呼“一眼万年”的观众们来说,我们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见证的无非是一份真诚的情感罢了。


这是个情感泛滥的时代,打开电视电脑,铺天盖地的一往情深、苦情心碎、你痴我怨、造化弄人、喜结良缘……电视剧在煽情、综艺节目在煽情、选秀节目在煽情。然而却依然让观众感到情感匮乏,难以动容。


假的终究是假的。相对于人类的物质世界,精神世界的标准其实更高。不管你的自我认知如何,人类永远渴望着精神上的至高满足。追求情感,是人类的本能。而一份情感中是否掺杂了杂质,除了自我欺骗的人之外,大多数人都能够辨识出来。当“说出你的故事”成为一种商品之后,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它的价值就已经开始打折了。煽情、炒作、营销,看似无往不利的营销手段只会越来越加重人们的渴望。所以我们讨厌炒作、麦麸、讨厌一切扭捏做作背后的觊觎和欺骗,我们只想看一份认认真真的答案,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不真诚的套路都要回绝。这大概是一个普通观众最后的骄傲,在粉丝经济下连一句“难看”都不敢轻易说出口,但至少,我还有关机的权利。


我们渴望看到一份不煽情、不做作、自然真诚的感情,当它终于被放在你面前时,你又怎么可能不去珍惜?!这是《镇魂》两位主角送给我们的最好的礼物,他们用诚意和真心让我们相信了“爱你一万年”的承诺是真实存在的。这份说服力足以让你愿意去省略对其他方面不足的挑剔。



  •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


一开始说到“兄弟情”时,许多人都会会心一笑。其实细细想来兄弟也没有什么不好。你看《白夜追凶》是兄弟吧?《刀锋上的救赎》是兄弟吧?温家双煞是兄弟吧?《雷神》的锤基是兄弟吧?美国队长和吧唧基本也是兄弟吧?《POI》如果不是全灭的结局,宅总和李四叔大概迟早也是要结拜的,所以《镇魂》出个兄弟也是很自然很好的事情。就像有位微博太太截图里说的那样,夫妻做到最好也就是“如兄如弟”了。


荷尔蒙的有效期不过三月到三年不等,而兄弟却是可以做一辈子的。遥想当年刘关张“桃园三结义”时所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到后来生死不负,一战倾国,这份感情可以说是至高至重了。再对比一下甘糜二夫人以及后来的孙尚香,何等落差。


可见,对生命里至重的人,一定要和他结拜。男女朋友会分手,夫妻会离异,真兄弟却会为你过五关斩六将怼天怼地怼空气。就算再遇到曹丞相这种霸道总裁深情挚爱拳拳心意,也只能感叹一声“恨不相逢未结拜时”了。


好吧,以上皆是玩笑。


圣经有云:“如今世上长存的,信心、盼望和爱,三者之中最大的,是爱。”


人类情感的极限到了最高境界几乎都是共通的,我们会被真诚、奉献、无私的行为所感动,并不是因为外界的道德规范或者媒体吹嘘,而是因为我们本身就是“渴爱”的。


我们常常歌颂母爱之伟大,也是因为它是我们最常见也最容易企及的那种深情厚爱。不论成长环境、语言年龄、文化修养,人们与生俱来地渴望着被认可,被重视,被珍惜,被真诚相待。然而我们又总会在某些阶段里感到外界的隔阂和自身的局限。


我们的社会身份和自身体验会让我们怀疑我们是否真的能得到,是否配得到这样的感情。科技在发展,文明在进步、信息在泛滥。然而能够满足人们心灵需求的存在却显得相当稀有。当生存问题不再是迫切的需求之后,物质方面的提升能够给人们带来的满足程度大大降低,逐渐会陷入越追寻越空虚的恶性循环,我们需要一个出口、一个方向来满足精神世界的匮乏。


爱,是精神世界最大的营养成分。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终生渴望着能够有所皈依。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完全地接受你,不论好坏,能够长久地陪伴你,同生共死,能够始终相信你,永不放弃,让你不再孤独,让你想到就要微笑,让你即使在最危机最局促最尴尬的环境下依然心中底定,有什么不好呢?


至于这个人是朋友、是爱人、是知音、还是兄弟又有什么关系呢?



  • 故友新知当及时行乐,高山流水为画外之音


《镇魂》是朵奇葩,槽点满满,追剧感受却意外的欢乐。除了主演之功之外,还因为有很多熟悉的小伙伴都在这个水池里玩耍的缘故,让今年的夏天格外舒爽清凉。


关于有些可以预见的发展,毕竟是无可奈何也无能为力的事情。古往今来种种矛盾除开其历史环境等原因之外,也永远脱不开人性这个话题。就像《镇魂》中所说的“三尸”,贪嗔痴一样不少,恶时极恶,善时也是极善。世上从不缺少光明,也不匮乏黑暗,问题只在于你站在哪一边。而人的分界又总是既主观又矛盾的,甲乙之别,蜜糖砒霜,有时候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界定的。


我并没有足够的智慧去看穿纷纭,但我想,多想一想,感受感受,看看别人,问问自己应该是不会错的。关于《镇魂》,它是这个夏天一段非常美好的经历,让我的心灵得到了给养和安慰,能够在繁杂的日常夹隙中获得了行走的动力:即使是在多么有限的条件下,人们依然能够凭借自身的行动去完成自我提升,感动他人,这才是属于人的奇迹。


感谢他们。


 


二〇一八年七月八日



热度 55
时间 2018.07.15
转载自 北芒居士
评论(1)
热度(55)
  1. 一苇渡江北芒居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