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蝉鸣

关键词:

浏览过去的相片

相隔两地的电话

帮对方吹头发

 

马龙被蝉叫吵醒了,手托下巴闷闷的想:张继科走了好几天了。

 

每次临走前俩人总要酣畅淋漓的来几回,张继科戏称为“交公粮”。马龙听不得,一提就翻脸,搞得做爱像打架,非得被制住才罢休。张继科就在马龙耳边一边喘一边无奈的抱怨:“马龙你怎么就这么犟呢?”然后制住手或者压下脚,接着做下一步或者干脆再来一轮。

张继科对于做爱的热情让马龙怀疑他是不是个性瘾患者,对于这种抱怨张继科曾经认真的说我能把这个当褒奖么,然后被马龙糊了一脸。事后马龙生无可恋的想怎么就管不住这嘴了呢果然喝多了就睡最省事,许昕凑过来说师哥你就承认了吧,你这辈子被套牢啦然后继续被马龙糊脸。

 

昂——这可咋整啊。马龙搓搓脸皮,开始下床弄饭。

 

同居这事儿是张继科提出来的。马龙那时候正在全力以赴跟罐头作斗争,听完这话半张着嘴看着他,傻兮兮的。张继科掰手指算,马龙现在是大学教师,工作稳定收入高,还贷风险低,再加上他买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天时地利都在,就等着马龙答应了。

马龙慢吞吞打开罐头,笑盈盈的问:“继科儿你算计好了我会点头?”张继科警铃大作连忙解释:“也不一定啊,这个,你不是没宿舍么,还租房子,我琢磨着租哪儿都是租,要不你就……”

“行啊,那还贷算我一份呗。”马龙往外倒黄桃,然后分到俩大碗里,“先说好我还的比例,要不然拟个合同吧,咱俩都省事。”

张继科无奈,弄了一份合同,三天后马龙拎包入住。

 

马龙好养活,不矫情,张继科如是说。是啊,比起圈内小有名气的摄影师来说,大学老师这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的确看起来轻松很多。但张继科知道不是这样:每当马龙备课的时候几乎要把整个写字台占满。张继科拍过写字台的照片,问他老师是不是都这么干,马龙找资料找到心烦,根本没时间搭理他。张继科闷闷的坐在一边儿自己玩儿手机,像只垂头丧气的大狗。

 

养狗这事儿马龙跟张继科说起过,那时许昕刚结婚,也是买的一个小区的房子,马龙晚上跑步的时候天天看姚彦牵着金毛满小区转,羡慕的不得了。回去跟张继科商量就俩字:不行。然后给他一点点分析:养狗这事儿,大小先不说,关键得有人照顾,他和马龙一个摄影师一个老师,都不是常在家的主。虽说马龙有寒暑假吧,可假期结束了怎么办,一个白天就让狗一人在屋里待着?小狗也就罢了,万一是条哈士奇还不得把房拆了?姚彦那是备孕了天天在家闲着没事儿许昕给她弄一条来,咱俩呢?

养狗就像养孩子,做决定之前好好考虑,做之前不要怕,做了之后不要悔。最后马龙沉浸于张继科的鸡汤无法自拔,也就不再提这事儿了。

 

过两天马龙在床上翻平板里狗的图片,张继科洗完澡把身子擦干净就往床上窜,故意冲着他甩头,水滴溅了一显示屏。马龙大叫张继科你有病啊!连忙抽出纸擦平板,张继科嘿嘿一笑,往马龙身上扔了一块毛巾蹭到他面前笑:“你就是医我的药……”马龙啐了口给他擦头,又嫌擦不干净硬是下床了找出吹风机给他吹干,张继科眯着眼睛由着马龙一边吹一边给他梳头发,舒服的直哼哼。

马龙看张继科有点打盹,知道他这两天累,擦干净后带走他脖子上的湿毛巾说别等他了,洗澡出来自己吹干净就好,张继科不干,明明自己都打呼噜了,听到马龙上床的动静还是硬撑着给他吹干净头发,看着马龙把吹风机收好了再抱着他睡。

 

俩人刚认识时张继科出国工作马龙还有些紧张,抓着他碎碎念,什么国外治安不好要注意,野外拍摄一定要有安全距离,累了就休息别由着自己性子做……张继科把旅行箱一合似笑非笑的看着马龙:“哟,看不出来马老师还教人偷懒呀。”马龙瞪他说还不是心疼你,似嗔似怒的眉梢撩的张继科心痒,上去一把搂住马龙咬着他耳朵:“行行行,好好好,我一定谨遵马老师教诲,工作时好好工作,休闲时专心偷懒,见荣誉就上,见困难就让,保重身体平安归来,马老师满意了么?”最后几个字说的低沉婉转,马龙听得满脸通红,猛地挣开他出去灌水。

 

把自己喂饱后马龙开始打开相册看图片,这是张继科鼓捣出来的,说是让马老师感受一下天高云淡的景象,别整天伤春悲秋忧国忧民,好好地包子脸都长褶子了,说完被正主好一阵爆锤。

鼠标一划图片走马灯似的过,人物,景物种类齐全,还分类存好,马龙不由得感叹张继科的细心。刷新一下多出来一个相册,提示需要密码,马龙想了想输了个数字进去,打开相册愣了:

全是自己,不同时间形态各异,有些是自己知道的,更多的是不经意间留下的痕迹:比如那一次马龙给张继科做汤,盛的太满放桌子上不小心溅在手背,慌得自己赶忙打开水管冲,张继科去药箱那边拿出芦荟胶给他抹上完事儿后还非得拽着他的手来一张,马龙说就你矫情,张继科笑笑没说话。

更多的是背景和脸,马龙喜欢赖床,到了周末人又懒,天天睡到九十点不带睁眼,张继科指着他笑“春宵苦短日高起”,马龙身子一扭被子一蒙不理他,要是高兴了就顺势起床洗漱。此刻马龙盯着相册里酣睡的自己,想象着张继科的表情,乐出了声。

 

有时候马龙也会拍上一点图片传过去,家里的,外面的,马龙说自己不懂摄影,也不清楚构图啊,景别啊这些词汇,张继科笑着说那都是虚的,你想拍什么拍什么,反正怎么拍都好看。马龙点点头,从此化身拍照狂魔,咔嚓声就没停过,不过上传的少,还删的勤快,气的张继科恨不得咬他两口。

就这么一张一张滑过去,看到最后几张马龙心下突突跳,咬着嘴唇暗骂张继科德行。

那是张继科的自拍,也不知道色调怎么修的,比五十度灰还五十度灰,整张图片就那双眼睛做了强调,还故意把舌头伸出来舔着自己嘴角,笑的得意。马龙把手提电脑一扣,摔进沙发不说话。

 

夏天的蝉真是吵啊,马龙觉得浑身黏腻,跑进浴室冲凉后开了空调。正忙活着手机响了,接听后马龙趴在抱枕上翘起嘴角。

 

——龙啊我马上出机场了,哪儿都别去在家等我啊。

——好啊。

 

END

没有刻意隐藏文风 还是很明显哒 哈哈哈哈

热度 77
时间 2017.08.09
评论(7)
热度(77)